Tag Archives: 癌症

醫學不是萬能的

醫學不是萬能的

一位腫瘤科的醫生對於癌症的病人及親屬抱怨醫生不能救活他們, 感慨地發表了語重心長的演說: 當了多年醫生,最大的體會就是認為醫學的作用很小,能解決的問題很有限,對於多數疾病來說醫學常常是無能為力的,醫學上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 影片分享: 我是演說家尚書談《醫學不是萬能的》 – 騰信視頻   當了多年醫生,最大的體會就是認為醫學的作用很小,能解決的問題很有限,對於多數疾病來說醫學常常是無能為力的,醫學上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人類對許多疾病的發病機理都還沒有搞清楚,當然就更談不上治療手段了。這對不關心醫學的人是難以理解的,他們往往把醫學神話了,認為醫學能解決一切問題或大部分問題,不少人在這方面吃了虧,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今天我要談一件最近知道的事情。一位68歲的老年男子因為內分泌功能改變(性功能減低)、頭暈,經CT檢查診斷為腦垂體腫瘤住某醫院神經外科,腫瘤盡管是良性的,但是有手術指證,醫生再三徵求了患者及家屬的意見後,決定為患者手術治療。術前醫生將手術的危險性、可能發生的並發症都一一向患者和家屬作了交代,患方表示願意承擔風險。由於腦垂體解剖位置在大腦前面,離鼻孔上方的蝶竇很近,手術方法是把一側鼻孔撐開將顱骨切除暴露大腦部位將腫瘤切除,患者的手術過程還是順利的,問題在手術結束時,醫生常規檢查患者瞳孔時發現病人的瞳孔散大到了邊緣,這說明腦內有異常情況,於是醫生給患者緊急作CT檢查,結果為重度腦出血,醫師給患者作了腦部的引流,並將病情向家屬作了交代。由於病人的腦出血量大、病情危重,盡管醫務人員作了全力搶救還是沒能挽回病人的生命。雖然在術前患者家屬明確表示願意和醫生共同承擔風險,可是病人一旦出了事他們就出爾反爾了,家屬組織了幾十個人到醫院大鬧一通,擾亂了醫院的工作秩序,最後公安人員到場才將局面控製,醫院和患方進行了幾個小時的艱難協商,最後由醫院作了適當補償才將事情了結。   我為這個病人感到悲哀,因為我認為這個老人接受手術是個錯誤的決定,你想,一個68歲的老頭就是沒有任何疾病性功能也該低下了,何況腦垂體瘤是個良性腫瘤,對他的生命並沒有造成威脅,他完全可以采取保守治療,而沒有必要去冒手術的風險,因為手術是創傷性的治療手段,它對任何人來說都充滿著風險,更何況一個68歲的病人他的心臟、血管和其他臟器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問題的,在平時這種病變被掩蓋著、潛伏著,可以沒有任何症狀,但一旦手術時就可能打亂機體原先的生理平衡狀態,出現種種併發症,嚴重時威脅生命,這樣的例子我們見得太多了。對於這個病人來說,如果他不手術他肯定今天還活著,如果腦垂體瘤不繼續生長,他甚至可以再活十年以上,超過我國人的平均壽命。   我這樣寫並不是說醫生不該給他作手術,因為每個人的情況都是不一樣的,有的腦垂體瘤病人如不手術切除腫瘤,瘤體可能會越長越大,產生嚴重後果。其次醫生對許多疾病的認識也是有限的,對一個具體的病人究竟是採取手術還是非手術治療,後果很難預料,關鍵的是取決於病人的意見。   對於病人來說,在決定採取何種方法治療疾病時一定要考慮這樣幾個問題: 你的疾病對身體的影響有多大? 保守治療的效果如何? 如果不手術治療,該疾病是否會影響你的生命? 手術治療的風險大還是非手術治療的風險大?   你一定要慎重考慮:你接受這樣的手術風險是否值得?只有這樣才是對自己負責的態度。   近年來我對親戚、朋友們宣傳得最多的是:對醫學不要寄於太多太大的期望;得了病後能小治就不要大治;任何藥物都有副作用,能不服藥就不要服藥,因為很多疾病是能自愈的;在有了疾病後需要醫學扞預時能服藥解決的就不要打針,能打針解決的就不要吊水。但要一個不懂醫學的人在自己遇到健康問題時能拿出主見來確實有點難,這就需要我們平時注意學習,注意積累,遇到問題後多向內行人請教,然後綜合谘詢結果,獨立思考,作出決策。如果你這樣做了,大多情況下你還是可以找到最佳解決問題的方式的。   自實行市場經濟來,在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考驗著每個人的綜合能力,這種能力表現在你原有的知識面的大小,你獲取某些知識的能力,你的判斷能力,你在重大問題上的決策能力。一個綜合能力強的人就可以避免許多認識誤區,從而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護自己。   我要說,最好的醫生不是你面對的醫生,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因為只有你對自己的病情了解得最確切,對自己病情的演變知道的最明白,你對自己的治療也最有發言權。   一定要把自己的命運掌握自己手中。     #第三世多杰羌佛 #福慧行 #佛教 #修行 醫學不是萬能的 was last modified: August 23rd, 2016 by hkfh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