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寶貝兒

寶貝兒

福慧佛系 – 寶貝兒

  最近在飛機上觀看了一部電影《寶貝兒》,劇情講述一個因為有先天缺陷而被父母選棄的小孩 (小萌),為拯救另一個被父母宣判了“死刑”而選擇放棄治療缺陷嬰兒的故事。   小萌是一個有先天缺陷的棄兒,在當地的福利局安排之下,得以在寄養家庭居住了十幾年,卻在成年時被要求返回福利局生活,理由是要避免日後發生爭產風波而制定的法律規範。可是小萌的養父已去世多年,膝下並無子女;小萌只想可以繼續照料年老有病的寄養母親。在福利院的安排下,小萌到了兒童醫院當護工,卻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發現了一個先天殘缺的嬰孩被父母決定放棄搶救;小萌因為自己的身世,堅持相信生命的奧妙,於是像瘋子般追纏著嬰孩的父親,不惜報警,甚至鋌而走險上演了一幕搶嬰,為要讓社會大眾向一對心狠手辣的父母施壓。小萌執著自己心中的正義,不惜在人家父母傷口上再加上一刀。 她到底是誤套自己的身世用在別人的娃兒上,還是真的要藉著自己有限的能力去改變現有社會生活的狀況呢?   此部電影充滿了爭議性,也發人深省。 在所謂的「安樂死」及「放棄搶救」的議題上,筆者近日亦遇到類似的問題。   筆者的寶貝兒是一隻飼養了差不多十二年的貓咪,今年一月下旬,我發現牠開始較平常吃少了。 心知不妙,馬上帶牠去看門診,再轉介去看專科醫生,很快就被診斷出是患上癌症,命不久矣。   當下深深感受到甚麼是晴天霹靂,悲痛之下仍得接受事實,心中唯一希望是牠可以在不多加痛苦之下,安然離去。 但在這段日子是如何過渡呢?與此同時,醫生及護士不下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地對我說一個他們也認為是很難的決定 – 安樂死。 言語間亦將之包裝得很美,「不再痛苦」、「如在睡夢中離去」、「可以在主人陪伴下離世是最幸福的」等等。 可幸作為修行人,我很清楚此舉等同謀殺,當下很清楚絕對不可以接受,不為那些糖衣陷阱所誤導。   否決了安樂死,醫生建議做化療,以我可憐的貓咪當時的身體狀況,可以順利完成化療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化療也引起連串副作用,影響日後生活素質,很可能日後只可以用胃管餵食,最重要是即使順利完成化療,牠可生存的日子也是很短。 為此我拒絕要為貓咪接受化療,並要求醫院用最基本的方式照顧牠,那就是保持餵食,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可以吊針及用鼻管輸送營養液。 可是院方認為此做法違反了他們的治療原則,不能接受。 於是我又想到不如領回貓咪回家,用自己的方法,細心照料,待其安然離去。 可惜,醫生再次反對,他認為如此做法,如同虐畜。苦無計策之下,我產生了情緒,心想到底帶貓咪到醫院去是否一個錯誤的決定呢?我一心只想牠不要再受不必要的痛苦,為何怎樣也不行呢?   在極之苦惱之下,腦海突然浮出一個「我」字。 太多太多的「我」了! 我以自己的角度去判斷所有,以我有限的能力,可以照顧好病重的貓咪嗎?放棄化療是否扼殺了牠可以延長一點點生命時間的機會呢?   當我嘗試放下「我」的時候,我豁然接受醫院的建議,繼續治療,因為我相信一般的家居護理對牠的病情沒有幫助。 結果,我的寶貝兒在接受化療前的預備針後第二天,即是我出發去美國修行之旅的第一天,在到埗當晚就接到寶貝兒往生的消息了。   還未正式開始接受化療,牠就離開了!雖未能親送寶貝兒最後一程,但我也不覺太大遺憾,原因是牠在世時,我已安排牠接受佛教皈依,為牠埋下學佛的種子;同時在美國修行的旅程上,有幸拜見佛陀師父及大德們,深信在慈悲加持之下,我的寶貝兒往生後可以投生到一個有福報的地方,因緣成熟之下,得以學佛修行。   好像一切都自有安排般的,就在返港的航班上讓我看到《寶貝兒》這部電影,再次提醒我,是業力驅使眾生不能離開六道,受八苦輪迴之痛。凡夫的能力真的很少,惟有放下我見,真誠精進學佛,才可以解脫成就,行菩薩道,普渡苦海眾生,離苦得樂。   筆者: 如雲   版權聲明:以上原創文章版權為「福慧國際慈善基金」所有,未經授權,不可轉載如獲授權轉載,請務必註明版權如下: 以上文章是轉載/引用自「福慧行」官網原創文庫,版權為「福慧國際慈善基金」所有。原文鏈接如下: 官網: http://www.hkfhh.com 微博: http://weibo.com/u/5857274799 微信: 福慧行智 (WeChat ID: Cultivation888)   註: 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詳情請參閱 關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