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資訊

中國四川王泗不是聖地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妖言惑眾的文章,說到關於中國四川大邑聖地遊記,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住過的地方稱為聖地,這是罪孽哦!能稱聖地的地方,只有是(1)佛陀或等妙覺菩薩的出生地;(2)是圓滿聖壇城,即是說法灌頂傳法地,其他一律都不是聖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生於中國四川省成都市大邑縣縣城內,很早以前佛陀出生的故居就已經全部修成街面大樓了,而說法灌頂傳法之處是在成都市新華西路19號,《藉心經說真諦》就在那裏說的,也在那裏舉行灌頂,傳法說法,可惜房子同樣已被拆為平地,不復存在了,這是我所知道,並拜見旺扎上尊印證核實的。如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國,所以在中國已經沒有一個可以稱之為聖地的地方了。但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在王泗鄉下住過,也在王泗鎮街上住過,在大邑街上住過三處,有說法,但沒有灌頂傳法,不是聖地,大邑加上王泗就有五處,可惜沒有一處是現存在的聖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新都住過,在成都住過,而真正說法灌頂傳法的地方只是新華西路,除此以外,其他都不是聖地。另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中國大陸還住過湖南、吉林、西藏、拉薩、日喀則、康定、深圳、香港等地,在國際上住過的國家就更多了,比如東南亞的日本、新加坡等,在歐洲住過義大利、法國等,而且都有說法灌頂傳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美國公民,住過的地方有密蘇里州、阿拉巴馬州、德州、佛州、紐約、華盛頓、內華達州、加州,在這些住過的地方,都為利益眾生而說法傳法,要說佛陀的聖地,只有在美國才是最正宗而存在的聖地。唯獨被編造的假聖地王泗,佛陀在那裏沒有說過一次法,也沒有灌過一次頂、傳過一次法,佛陀更不是出生在王泗。尤其幼稚可笑的是,有活佛、法王、法師把王泗當聖地,連這點基本佛教常識都不懂,還稱法王、活佛,可憐啦!至於還有人拜見某某人,稱為佛陀的兄弟,還叫師叔、師伯,這真是丟死人了!僅憑這點就不是真正轉世活佛、法王,連基本教誡都沒有學過,佛陀是以眾生平等為親人!!!哪來世俗凡夫的親眷概念?不要說是萬聖和七眾之尊的楷模佛陀,就是一個普通出家人,出家後也不能以世俗姓為姓,都必須改姓為釋,你們看過哪本經書上稱釋迦佛陀的兄弟叫師叔、師伯?南無釋迦牟尼佛如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亦復如是!幫助製造偽假聖地的活佛、法王等人,不是可恥的人妖,難道是真活佛真佛教徒嗎?把佛陀住過的地方說成是聖地,難道不是騙子嗎?眾生平等是無私無偏的佛陀本質,這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嗎?大家要清醒頭腦,不要去相信那些邪知惡見,那是違背佛教根本戒律的罪人幹的!佛陀還到過我在洛杉磯的居所說法呢!可惜不能稱為聖地!因為還缺內密灌頂傳法,沒有構成聖壇城。
 
慚愧佛弟子藍釦三段仁波且
貢覺烱乃第七世江嘉阿旺扎巴
 

評論1
 
有人評:貢覺烱乃第七世江嘉阿旺扎巴、他第1 條就是是邪見、他說只有佛陀、等妙覺菩薩出生的地方叫聖地、就評這條言論、這是妖劣行為、難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陀嗎?
 
第二、他說的佛陀和等妙覺菩薩出生、就評這點、他就是一個不懂佛法常識的假仁波且、佛陀和大摩訶薩是降世、不是出生、難道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就如凡夫一般是出生的。圓滿佛陀來世的大事因緣、佛陀都是降世在這個娑婆世界的來完成大事因緣。
 

評論2
 
前面這位仁兄到底有沒有看完江嘉仁波且的文章? 或者說他雖然看完了,至少沒有看懂,然後就給扣上一個邪見的大帽子,真正說起來,這個評論才是徹頭徹尾的邪見,乃至到了妖孽見,評論的人才是真正的騙子妖人!原因很簡單:
 
其一,江嘉仁波且不僅沒有否定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反而自始至終都是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羌佛! !正是因為羌佛的出生地早已被推平,修成街面大樓了,所以,那一處聖地已經沒有了,「王泗」根本不是出生地,這一點江嘉仁波且已經寫得很清楚了,為什麼這位評論者故意看不見呢?
 
其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來這個世界,是以出生的方式而來的,釋迦牟尼佛也是如此,這是佛陀渡生的一種方便,為什麼評論者自己不懂經教,也沒有看經藏,反而說江嘉仁波且是不懂經藏的邪見呢?
 
其實,因為現在有一些騙子,基於很多人不懂經教,故意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經住過的一些地方說成是聖地,好大肆騙錢,現在被江嘉仁波且說破了,騙不成了,便惱羞成怒,想出一套為自己丟臉遮醜的辦法,反說江嘉仁波且的文章是邪見。不管你怎麼說,王泗既不是出生地,也不是說法聖地! 並且,好歹江嘉仁波且敢於署名,而你這個評論者為什麼不敢公開寫出自己的姓名呢? 不敢公開,就說明自己心裡有鬼,怕別人知道你是誰,是個見不得陽光的騙子!
 
這個文章就是要多多轉發,越多的人看到,就越少的人被騙,轉發人的功德越大!
 
佛弟子 石慶紅

 
評論3: 毀謗江嘉仁波切敢考金剛陣嗎?
 
看到前面一篇批評江嘉仁波且的評論,也看到了一篇正義的評論,把批評者駁斥得體無完膚。我認為根本不要跟這種人去說理,對外行說理就是對牛彈琴,那個批評者一看就是一個骯髒的人渣,就退一萬步說,他不是人渣,他考過試,拿到了一點身份段位,但是我敢打賭,這種對佛教滿口外行話的騙子妖孽怎麼敢像江嘉仁波且那樣,提出申請報考金剛陣?
 
有兩條提醒大家:
1. 是這個破壞江嘉仁波且的人,他敢報考金剛陣嗎?到一邊去休息吧。
2. 是他敢寫出他的名字,拿出他考的段位跟江嘉仁波且比一下嗎?差得遠!我跟你們說,這傢伙幼兒園的水平怎能跟大學生比學問?不值一談的骯髒人渣,到黑暗角落裡埋名隱姓去吧。

馬德令